陈龙:赴重庆点名让他保护归来后3次拒绝到主席身边工作

当前位置:万博亚洲真人体育 > 万博亚洲体育官方 > 陈龙:赴重庆点名让他保护归来后3次拒绝到主席身边工作
作者: 万博亚洲真人体育|来源: http://www.kmetam.com|栏目:万博亚洲体育官方

文章关键词:万博亚洲真人体育,重来意气落旄头

  1945年的8月,正值与派焦灼周旋之时,忽一电报从重庆传到黄土漫漫之地,一场鸿门之宴悄然而至。一时间,各方势力都紧绷着,观望着,待如何应对。而党内也是一片担忧,纵有一万个理由想阻止这场赴宴,但作为人民领袖,是非去不可,唯一能做的便是选择一个可靠忠诚的人随行,保护主席的安全。可是到底选谁去呢,党内又是一片纠结。向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说:“你们那儿不是有个陈龙吗,学武的,那就让他来吧。”于是,就这样,在1945年的夏天,陈龙与另外一名随行人员就陪着赴这场其心昭昭的鸿门之宴。

  一、重庆谈判展露头角,被誉为“护驾的赵子龙”随着毛主席来重庆之前,陈龙就已经猜到此行必是艰难险阻,危机重重,也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毛主席安全返回。临走之时,李克农也叮嘱陈龙:“你是毛主席点的将啊,一定要好好保护主席”,还解下佩戴多年的手枪送给了他。因此,在主席身边,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也寸步不敢远离毛主席。飞机从延安起飞,掀起的漫天灰尘落在九龙坡机场。飞机平稳落地,可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当晚,和随行人员来到蒋介石的官邸林园参加蒋介石的宴请,一场暗潮汹涌的鸿门宴即将开始。在宴会上,蒋介石多次明嘲暗讽,皆被巧妙化解。派暗讽毛主席不成,便将矛头转向随行的陈龙。

  陪着陈龙等人的一位官阶很高的侍卫官操着一口浓重浙江口音的普通话问向陈龙:“陈先生是哪里人?”“东北人”,听了陈龙的回答,这人似乎很吃惊,“不对吧,毛先生是湖南人,陈先生怎么会是东北人呢?”陈龙不予置否,只笑笑,反问道:“你们几位先生都是浙江的吗?还可能都是奉化的吧!”几位侍卫官都连连点头,陈龙又笑着说,“可我们这几个人都是天南海北来的,不仅有东北的,还有江西的,我们可都不是来自湖南的,也都不是来自湘潭的。”领袖的贴身保镖居然不是自己的同乡,蒋介石的侍卫官们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而陈龙早就听说了,重庆蒋介石派的官僚作风,也对即将到来的暗潮汹涌有所准备。宴会结束后,毛主席一行人被安排在别墅内入住。在重庆的日子,陈龙是时刻保持警惕,但还是免不了要面对蒋介石集团的小动作。

  一天晚上,毛主席正在看报纸。电灯“倏忽”一声灭了,整栋楼陷入黑暗之中。黑暗之中,“妖魔鬼怪”最易现行作乱,又见大门口影影绰绰闪现几个身影,多年从军的经验让陈龙暗呼不好,口中喊着“注意”,心下焦急,四周寻找着的身影。这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报告,蒋主席来看望毛先生”,话音刚落,整栋楼的灯光又重新点上,瞬间一片亮堂。陈龙心中了然,这敢情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心中痛骂一声“卑鄙”。陈龙望着重庆夜晚的月亮,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平安保护毛主席回到延安。在陈龙的保护下,整个会议期间的安全都有很大的保障。很快,谈判来到最后收尾阶段。这天,大家都正在会场兴致勃勃地看戏,突然进来一个人在周恩来耳边附语,听了此人的话,周恩来脸色大变,随即便走出了会场。众人都很奇怪,后来散会之后才知道,十八集团军驻渝办事处秘书李少石被士兵开枪打死了。

  在这个紧要关头,大家都不敢掉以轻心,要知道,这位李少石先生神似周恩来,明枪容易躲过,可是暗箭偏偏最难防,这时,不得不时刻警惕着毛主席的安全。陈龙此时,心紧紧地被揪了起来,在离开重庆之前他丝毫不敢懈怠,精神紧绷着,毕竟,这件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事故还是谋杀?直至10月11日,各种风波之后,蒋介石与在林园共进早餐,43天尖锐而复杂的谈判,国共双方签订《双十协定》。是夜,蒋介石辗转难眠,在日记里写下“甚叹共党之不可与同群”之语。在回延安的飞机上,毛主席拍拍陈龙的肩膀,对他说“这四十几天真真是辛苦你了”。说罢,解下自己的手表,送给了陈龙。二、一拒主席,只因性格太过刚直自从重庆谈判后,毛主席就很欣赏陈龙,一直关注着他。回到延安后,向人提起陈龙都还是止不住地夸赞,“此人忠心耿耿,今后必有所成”,心中也动了想要把陈龙调到身边来工作的念头。

  很快,中央传达毛主席的意愿,找到陈龙,向他转述了毛主席对他的喜爱以及提携之心。陈龙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十分激动,甚至激动的喊出“我愿意为毛主席抛头颅,洒热血!”,喜悦于毛主席对他的信任与看好的同时,陈龙心中也有自己的顾虑,担忧自己做不好,辜负了毛主席的厚望。对于中央调任的想法,他没有即刻做出决定,而是向中央回复说,让他考虑之后再做决定。陈龙为人刚正耿直,又是从小习武,难免会有些武人间的不拘和粗心。而在主席身边做事,必定是得小心翼翼,不然容易落人话柄,倒是变成了主席的不是。陈龙心中自是有一番较量,虽然很想到主席身边为主席效力,但是性格终究不会是一时就能扭转的,因此,陈龙思量再三还是拒绝了向中央调任。

  虽然陈龙的选择让毛主席有些意外,但同时思及陈龙的为人又觉得这也是情理之中。在重庆的几十天相处之中,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也尊重他爱家乡的赤子心,尊重他的选择,况且当时东北的情况,也确实需要像陈龙这样的熟悉当地的干部。于是,大手一挥,冲陈龙道,“好,我同意,希望你能在东北做出好成绩”。1945年11月,陈龙辞别延安,回到大雪纷飞的东北,站在东北的土地上,望着这片土地,暗暗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大事业,不辜负毛主席的信任,也不辜负党和人民。三、二拒主席,只为更好守护党和人民在东北工作时,陈龙先后担任重要干部。在他的领导下,先后挫败了多起敌特阴谋,维护了东北地区的治安和稳定,数次受到党中央和社会部的通电嘉奖。陈龙在东北干得绘声绘色,在中央也时刻关注着他的情况。听到东北频频“捷报”,心里不禁暗自赞叹,不愧为“武中赵子龙”。每每提到陈龙,毛主席的爱才之心都抑制不住,心中也时刻惦记着要把陈龙调到中央来,调到自己身边来。

  于是,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毛主席有一次向陈龙表达他想要将陈龙调回中央的想法。听到主席仍然时刻惦记着自己,陈龙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报答主席的“伯乐”之情。这世间,总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主席多次的赞赏之意让陈龙产生了更加强烈的、坚定的要为国家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决心。毛主席为陈龙预留了中央警卫的工作,但是,这几年在东北的工作让陈龙意识到,安全的问题根源并不仅仅只是存在于中央集团,而更在于国家的周边。况且,中央的安全问题并不适合他“一介武人”,而在周边和敌特分子的角逐才是真枪实弹的,也只有和敌特分子的斗争中他才能全身心投入,他的心情也是最舒畅的。读到毛主席的来信,陈龙心中是十分激动的,激动之余,他又一次陷入了纠结和斟酌之中。考虑再三后,他还是做出了和当年同样的选择,他要留在这片需要他的土地上。所以,他只能又一次“辜负”毛主席的厚爱。毛主席对于陈龙的拒绝仿佛心中已了然,读了他的辞信,面上也有不快,甚至说:“人家不愿意来,就算了”。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又能够理解陈龙的做法,心中虽有遗憾和惋惜,但仍然是尊重他的选择,心里也同样是钦佩。别人梦寐以求的主席身边工作,但是陈龙却能坚守住本心,坚定地走自己所走的道路,实在是不易,也实在是令人钦佩。四、三拒主席,遗憾却再也无法弥补1954年春末,随着中央外事工作的增多,中央安全保卫工作的重担光靠已经不现实,中央安全保卫工作急需合适的人来分担,还是说将陈龙同志调过来吧。此时,陈龙已经从东北退休,被调回了北京。因早年在隐秘战线工作时期,曾经因为煤气中毒而导致了心脏病,随着职务的增大以及年纪的增大,心脏病的负担越来越重,几乎要压垮他的身体。为此,陈龙在家中休养将近半年。这次主席的又一次工作调令,让他深深感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胸襟。原本经过了前两次的拒绝,陈龙觉得主席一定会对自己不满,根本不会再重任自己,但突然收到主席的又一次邀约,陈龙心里百感交集。

  他想,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辜负主席的看重了呀,可是,他又想,自己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还能担负得起中央的安保工作吗?这次随同调令而来的还有总理的问候,总理知道陈龙早期因为工作而导致身体状况不好,所以劝说陈龙有病一定得去治,并且还向他推荐苏联的医院。陈龙想,主席的知遇之恩还未报,自己的身体又是这个样子,还不如先去将身体治好了,完完全全地把心放在中央安保工作上来得好,于是,再一次向主席给了辞信。并动身前往苏联去治病。从北京去往苏联的路很长很长,比当初那个意气少年赴重庆鸿门之宴都还要长。他坐在火车上,看到了和当年一样的月亮,只是月亮下的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而是一个白发的老人,这一刻,他突然惊觉,他居然已经老了。那个曾经的“护法赵子龙”,原来已经这样老了。他不得不去面对曾经那些隐匿在他身体里的伤害,他要去战胜它们,因为,中央还有人等着他回去,那个他曾经三次拒绝的领袖,那个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智者,那个曾经谈判桌上的侃侃而谈的领导者,这个国家和人民都还需要他,他不能倒下,所以他坐上了这趟火车,驶向他的求生之路。

  1954年深秋,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陈龙从苏联启程回国。回国不久,有些好转的病情又出现了反复,他只好停下手头的工作。全休的日子里,他时常在想,如果重来一次他是否还是会拒绝毛主席的邀请。他也说不上来,可能还是会吧,习武之人总是更加倔强一点,但遗憾总是有的。他想,在哪里奉献自己都是好的,现在家乡的安保建设也确实更上一层楼了,周边的敌特分子也尽数剿灭,新中国的威胁,都被一一清除了,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这便是最好的结果。只是,于他自己而言,没有在中央,没有在毛主席身边为毛主席效力,确实是辜负了毛主席的期望,也确实是遗憾。他回忆曾经年少时,那场改变他人生轨迹的谈判占据了回忆的大半,那惊险的感觉,众人的紧绷和主席眼里的信任,他一直都忘不了。他的身体他最清楚,这个病耗的时间太长了,几乎快要把他耗尽了。反反复复发作的病情,让他意识到,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可是,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他还有恩情没有还完。

  他突然又后悔了,后悔当时自己拒绝了主席。他仿佛看到了主席看见他辞信时紧皱的眉头,他毫不怀疑主席的胸襟,但他确实是辜负了主席多年的信任和期盼,原来经重庆一“役”,延安一别,他竟是再无和主席“共战”的机会,也再无报答他的机会。油尽灯枯,最后一盏烛火,灭了。带着满满的遗憾,以及未完成的心愿,走了。陈龙终究没能战胜病魔,1958年10月,陈龙不幸病逝,年仅48岁。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